经济转型下的中国制造

杜崇

Made in China(中国制造)在过去20年,是让世界各国震惊的一个词语,迅猛发展的中国经济和日益健全的制造体系,这个凸显的字样在所有领域的商品上均可看到。中国在世界建立一个品牌,它蕴含文化和人文内涵、创造能力、发展方向等

 

在进行产品进出口的同时,不仅担任产品供应的职责,也将中国人文文化和国内发展的能力信号告知给世界各国。过去20年中国制造的崛起,将中国经济发展速度提升到最佳状态,在世界的舞台上展现自己的制造能力。

然而,迅猛发展的过后,必然经历平淡恢复阶段的洗礼。随着经济发展带动人们生活水平的提升,劳动力成本的增加,直接影响制造成本等增高。知名品牌的代工转移,造就代工地点逐步转移到越南、印度等劳动力成本较低的国家。这仿佛看到中国崛起时的前期,拥有丰富的物质资源,加上廉价的劳动力成本,让资本主义企业看到了新大陆。面对第二或第三个“中国制造”,作为老大的我们,中国制造的未来是什么样?而不应该停留在早期代工阶段,代工时期的经济发展,已经让我们在管理及基础条件上,有区别于其他国家的先天优势,发展中期的中国制造,应当充分利用现有资源,建立自己核心价值的产品,勇于用自身的创新能力,挑战世界领先技术。

劳动力及资源的先天优势,让中国制造成为量化产出的标杆,标准化的复制能力,让现有产能增加数倍。而这种爆发的瞬间,必然在竞争及需求减少的情况下,产生过剩产能及库存积压。问题的暴露不单单是解决订单需求,而要考虑如何将订单让人抢着买。俗话说:“酒香不怕巷子深”。好的东西自然有更多的需求,解决问题的关键在于能否抓住人们的需求,创造出人们需求的东西,这样的产品自然在塔尖。仅仅是代工不足以有话语权,更应该解决创新能力,建立有中国特色的“中国智造”。中国制造业生产技术仍不能改变依靠国外技术的阶段,以低端劳动力价值为主,产品的附加值不高。尽管我国制造业对创新意识上有所提高,但自主研发能力薄弱,缺少自主知识产权的高新技术。面临现状中国制造内部开始经历脱胎换骨式的蜕变与再造。今天我们看到的“高端上不去、低端难保持”的困局,正是转型期必然的乱象和必经的磨炼。

面临当前中国制造的困境,制造业不单单要放眼于20年摸索的管理的精细,更要注重未来10年乃至更长久的创新能力。只有这样中国制造才能再世界的舞台上更有竞争能力,甩开印度等劳动力成本更低的国家。仅仅是代工不足以成为世界巨人,而应该注重制造业创新研发。所以未来20年中国制造业关注的是如何在良好基础的企业管理制度下,建立有自主研发创新能力的企业。

过去20年,随着外资企业的注入,让很多国外品牌在中国崛起,随之而来的是对企业管理的播种。中国制造从最早的作坊式加工,到成为国外标准规模化、标准化、自动化生产,这些蜕变源于国外企业的优质管理体系,同时也让我国的制造业管理提升迅猛。从根本上看,要想成为高效、高质量的代工,并提供世界各地统一标准的产品需求,必然要加强对制造标准及企业管理的强大复制。没有好的管理就没有好的产品,势必影响这些跨国外资企业的品牌。所以在制造业管理上,中国制造已经被外资管理的氛围所熏陶,从人资、财务、采购、生产、质量、仓库管理、技术创新等都经历严格的标准学习及规范操作培训。正如很多企业安排专人专科去了解学习丰田公司等知名企业的精益生产管理知识。这充分表明中国企业在发展中,不断寻求管理提升的方法。力求自己的企业在提升制造业管理水平的同时,可以减少企业成本提高企业加工效率,最终让企业在同行业有竞争力,实现企业高效发展。

在这20年中,中国制造业确实在各方面提升了自己的实力。例如人资建立完善的人员培养计划、薪资提升体系、绩效奖惩等多方面管理制度;生产学习了精益生产管理、准时化、TPM/TQM等先进生产管理知识。从生产企业管理上,中国制造的部分企业已经达到世界级标准,富士康就是典型代表。无论从加工标准、环境、信息化、数据化、标准化、机械自动化操作,富士康已经是世界级的制造企业。可以说在制造企业的管理上做到了中国制造管理的标杆。然而,提及富士康,仅仅是一个词“代工”。从核心研发技术上讲,中国制造在这20年中没有太多的自主研发创新,而对于制造业来说研发创新才是企业发展的源动力。所以未来中国制造业管理必然是研发创新+企业管理,把研发创新独立课题来研究,再加上已有规模化的企业管理知识为基础,建立像华为一样具有世界竞争力的企业,这样Made in China才会在世界的舞台独舞。

事实证明,在经济转型过程中,中国政府在重视“中国制造”的同时,更加重视“中国智造”。在政策上支持产业核心技术的研发,加快科研成果的转化,越来越多的“中国制造”正逐步向“中国智造”转化。未来20年中国制造业管理的重点,会在研发创新的爆发,而赢得中国制造在世界舞台的一席之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