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湾制造”经验发散大陆

6月起,全球知名日用品厂商联合利华分批关闭台湾桃园厂,洗涤剂、沐浴乳等产品将从台湾移到大陆生产,未来联合利华在台湾只保留规模较小的新竹厂,继续生产少量食品。台湾联合利华发言人称,很多外商日用品集团在台早就没有工厂了,联合利华是少数几家撑到最后的。

大型外商日用品集团关闭在台工厂已成趋势,美商宝洁、雀巢食品、高露洁等集团已将生产重心移至大陆,并关闭所有台湾工厂。宝洁集团1985年进入台湾,考虑台湾市场小,2003年底把台湾工厂卖了。而食品集团雀巢早在2001年就结束了新竹工厂。

不仅外商在台湾的工厂吹起熄灯号,而且台湾厂商也纷纷“连拖带拉”来到大陆。台湾最大代工企业鸿海集团去年在大陆投资超过20件,几乎每月增加两件投资案,增长速度惊人,今年更挥师东北。

4月底在北京举办的两岸经贸论坛上,鸿海董事长郭台铭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表示,企业在哪投资,是配合当地经济发展和全球经济布局所做的决定,大陆是全球最主要的市场,鸿海会继续在大陆“生根”。

台湾制造业加速外移,是不可阻挡的趋势。产业流转好像流水,水由高往低流,无法阻挡,建一个水库想留住水,可是水迟早会满出水坝,还是会往下流的。台湾制造业肯定要往更低廉成本、更具竞争力的地方转移,从大陆沿海到内地,也是改变不了的趋势。

制造业移至大陆,给大陆带来了弥足珍贵的“台湾制造”经验,这一经验曾使台湾制造业雄视全球,一度享有“代工王国”美誉。7月28日,台湾东海大学制造业教授彭泉对本报记者称,“台湾制造”经验随大陆台商扩张而自然发散开来,经验融入当地后还会形成新的经验,这是很有趣的事情!

“世界工厂”美名已从台湾转移到大陆,目前大陆制造业盛况正是20年前台湾的光景,那么台湾所走过的路,对大陆来说无疑有很大借鉴作用。

“抱团”有力量!一家“登陆”,一串配套厂跟进

台湾人大多来自福建,因此台商相当程度上可视为闽商在海外的一个分支,台湾中原大学吕鸿德教授同意这个观点,他认为台商实际上是闽商。早期闽商赴海外发展,在完全陌生的地方求生存、发展,形势使得闽商具有“抱团”闯天下的鲜明特征。

台湾制造业的成功崛起,很大程度得益于台商的“抱团”精神,台商“抱团”是闽商“抱团”精神的再次展现,并且把这一精神发挥得更加淋漓尽致。台湾制造业起初是量的竞争,后来是质的竞争,再来进入速度的竞争,每个发展环节台企均建构了完整的体系,同舟共济,“全民运动”使整个制造业体系得以成长。

彭泉教授表示,台制造业体系从家族企业开始,最先布局亲戚朋友同学,这种人际关系非常紧密,从高信赖度小圈子里迅速发展壮大。

鸿海集团在郭台铭弟弟郭台成患白血病之后,才把接班人选从郭台成身上转移开来。台塑集团王永庆退休后,将接力棒交给了侄子王文渊。宏鸉创始人施振荣将接力棒交给了“外人”,一时竟然在岛内业界引起不小震撼。岛内相当多知名企业,家族脉络都异常清晰。

另外,台湾员工对企业忠诚度高,即便他们出去创业,也会尽量跟原企业保持紧密的业务联系,结成紧密的业务伙伴,这点不同于大陆员工出去后往往与原企业关系闹僵。于是,“抱团”从亲戚朋友同学进而扩展到企业员工之间。

一家台企外移,往往会带走上中下游一连串配套厂商,牵动一个产业链。江苏昆山起初从台湾引入几家笔记本电脑厂商,这几家厂商竟然把岛内数百家的上下游供应链企业拉进了昆山,成就了昆山电子业的辉煌,相当程度上使昆山从一个以阳澄湖大闸蟹闻名的农业小县,蜕变成全国工业强市。

产业链外移,恰好是台商“抱团”闯天下的生动写照。落户福州的华映光电、东南汽车,落户厦门的友达光电,均有效带动了一批配套厂商。福建福清为了承接台湾机电业外移,正筹建一个机电工业园,预计有40家台资上下游机电企业进驻。

十几年前,王永庆曾计划在海沧建石化工业园,因故该工程没有建成,但是因此带动了台湾一批中下游石化企业落户海沧,最具代表性的是翔鹭石化。翔鹭原本计划在湖里寨上投资化纤厂,听说王永庆要在海沧设石化企业,就跟了过去。

不少台商说,之所以把台湾客户引来大陆,是因为与老客户打交道省心,同时有钱朋友一块赚嘛。

反应要迅速!恐龙强大,活不过细小生命。

恐龙够强大吧,可早就灭绝了,反而是细菌等小生命,从盘古开天辟地存活至今。彭泉教授认为,达尔文的生物进化论遵循“适者生存”法则,其实企业生存同理,企业不一定要非常强大,关键要能够不断适应环境。

适应环境一定要快速,才能最大限度获取利润;如果大家都做了,你才跟进,就没有利润了。鸿海集团正是因为接单快、生产快、出货快,与同行比永远速度第一,才赢得众多“巨无霸”品牌商的青睐。

厦门台商协会会长曾钦照对本报记者称,速度决定企业的将来,这是台湾制造业成功的一大法宝。企业快速增长的关键是要时刻保持领先性,设计、开发、营业、销售都要快,最后产品快速占领市场。

彭泉认为,当今时代比速度,就是比企业的信息化程度。1990年到2000年,台湾制造业掀起信息化热潮,八九成企业都导入了ERP(企业资源规划),如今99%的台湾企业导入了ERP。

ERP是企业所有资源的信息化管理,包括人、事、物,不仅仅限于传统的物料管理。彭泉介绍,厦门台企大约一半导入了ERP,厦门本土企业仅二三成导入。台湾越来越多企业员工,跑业务必配CRM(顾客关系管理)信息系统,通过系统整理客户数据,员工用电子邮件看薪水、看业绩,以及给老板反馈信息等。

专门研发ERP的正航软件公司,其产品约占台湾ERP市场的三成,是岛内ERP市占率最大的企业,几年前正航到大陆拓展事业,每年举办一场大规模的ERP演示推介会,推广台湾制造业的信息化经验。7月底,正航刚在厦门举办借鉴 “台湾制造”经验的ERP演示会,来自闽南的数百位企业精英与会。

“微笑”才迷人!创新与品牌,两条腿走路

宏鸉创始人施振荣喜欢微笑,1992年他把微笑从感性上升到理论层面,提出了著名的U形“微笑曲线”,对两岸制造业影响深远。

施振荣认为,台湾长期来扮演着全球制造业的 “代工”角色,处在U形底部,在全球制造产业链中,既没有上游的创新研发能力(U左端),也没有下游的品牌行销能力(U右端),所以台湾制造业应努力 “从缸底往两端爬”,才可“微笑”出来。

彭泉总结了台湾制造业的几个发展阶段:上世纪50到80年代“模仿”阶段,学习别人如何制造产品;上世纪80到90年代“成本管理”阶段,业者有了管理概念,开始计算成本;上世纪90年代到2000年 “策略经营”阶段,其中信息化是一个重要策略;2000年以来是创新研发和品牌经营阶段。

近年《蓝海策略》一书在台湾走红,意思是说与其大家在同一市场竞争,拼得血流成河,不如离开这片“红海”,到无人或少人竞争的“蓝海”中游泳。岛内业者正在研制一种太阳伞,按一下伞的按钮,伞会喷出类似干冰的雾,使人凉爽,据称该伞正在申请专利,很快将会面市。有识之士认为,“只有夕阳技术,没有夕阳产业”。

施振荣说,除了技术、产品的创新,还包括服务、商业模式的创新。几年前华硕在其电脑主板领域实施双品牌策略,一方面继续做中高端的华硕主板,一方面成立“华擎科技”主攻低端主板。这便是模式的创新,如果竞争对手主要市场在低端,就在低端市场发动价格战,削弱对手盈利能力,狙击其向高端市场的迈进,从而保护自身在高端市场的利润。这符合《孙子兵法》理论:“击其首则尾至,击其尾则首至,击其中则首尾俱至。”

“微笑曲线”的右端便是品牌,捷安特、正新、华硕、宏鸉等,都属于台湾自创的制造业知名品牌。7月底公布的2007年台湾国际品牌价值调查结果,华硕荣登榜首,宏鸉名列第三,品牌价值均超过了10亿美元。

台湾制造业品牌之路除了自创,就是购买。例如,明基(BENQ)购买西门子手机,乔山几乎把美国知名健身器材品牌都买下。台制造业从OEM(品牌代工)跃升为ODM(自创品牌)、OBM(品牌经销)。知情人士透露,至今没有自主品牌的鸿海,下一步很可能购买全球知名电脑品牌,以稳定市场通路。

台湾“代工王国”地位已被代工成本更低的大陆取代,创新和品牌是台湾制造业的必由之路。施振荣认为,已经成为“世界工厂”的大陆,将来面对新挑战,势必要朝“世界创新”和“世界品牌”目标迈进,这也是台湾制造业带来的启示。

延伸阅读 台湾为何一度成为“代工王国”?

台湾地小、人少、资源缺乏,却为何能击败对手无数、一度成为全球“代工王国”?除了台湾制造业“抱团”精神、反应迅速、“微笑”策略的成功经验,还离不开台湾人卖命的工作精神、较高的教育程度、开放的思想观念,以及台湾所处的有利位置。

台商的勤奋是出了名的,某台企员工小史说,他到台企两三年,感受最深的是老板的勤奋,这跟以前老板留给他的“遥控”印象完全不同。厦门台商协会副会长、远东铭版工业公司董事长杨鸿明说,台商非常强调“三本”,即本人、本钱、本领,“本人”就是要亲历亲为、以身作则、身先士卒。

另外,台湾文化比较多元,由于被日本、荷兰等国统治过的“特殊经历”,使其与日本、欧美国家交流频繁,那些国家对台湾比较了解,这使台湾在争取代工订单时具有较强竞争力。

在地理位置上,台湾地处亚太区的中心点,欧美国家要把产品打入亚洲,台湾是绝佳的一个辐射点,并且相比香港、新加坡等地,台湾人力成本低廉、科技业发达,很适合发展制造业。

台湾制造业在上世纪八九十年代达到顶峰,之后越来越多品牌商看中制造成本更低的大陆和越南等地,台商随之涌向这些地方,使台湾制造业外移加速,“世界工厂”从台湾转移到大陆。   今天,台湾几乎所有制造业都外移,岛内仅剩工具机械等少数产业还有较强竞争力,“台湾制造”日渐成为“稀有物品”,与先前“台湾制造”供应全球的鼎盛状况已无法同日而语。

“台湾制造”虽然光环不再,但其经验更加丰富和延伸了。“不可否认,大陆制造业的创意、控管、行销,正吸收着越来越多台湾经验!”东海大学教授彭泉强调。